陈煜:问海

作为福建人,年少的时候就去过惠安,印象最深的是惠安女,鲜艳的服饰,头上戴着斗笠、花围巾半遮着脸、露肚脐的短上衣,宽大的黑裤子,戏称为“封建头、民主肚;节约衫、浪费裤”,她们腼腆地笑着,肩挑重担穿行于海边街头。惠安女的吃苦耐劳,在福建是出了名,闽南语的一句“真甘苦”,诉说着生活的艰辛,那时候见到的崇武古城,在凌冽的海风中无尽苍凉……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再访惠安,从蒙着石粉尘的厂区,进到静逸的展览馆,面对一方方精美的石雕,惊叹于卓绝的工艺,而那雅致的咖啡厅也让人流连忘返,不大的院地里,绿植隔绝了尘嚣,室内一桌一台一盏,几片屋瓦、几根树枝、几块漂流木,没有奢华的材料,却有质朴的稚趣,透露着设计师的品味,啧啧称叹之余,盛情的主人邀请我们去看另一处的海边咖啡馆和酒店。

车子七弯八拐穿过一片毫无特征的新农村,渐渐望见海岸,一路向上,停车,下车,许多衣着时尚的男男女女正进进出出一栋两层高建筑,线条分明的黑框玻璃房,幕墙映射着穿过云层的夕阳澄光。建筑前立着几块石条,想起惠安村子里的石条围墙,那些毫不起眼的石条,在这里刻上英文字母,c-o-f-f-e-e,国际感飙升,一角落款“吾都会文创空间”,还真是缘分,在狮城凤山寺我们举办的展览标题就是“吾乡吾厝”!

随着人流走到临海的平台,忍不住“哇啊!”那一眼望出去的海,灰蓝的水色与灰白的天色,在海的尽头交汇,崖下那出没于海水间的礁石,从岸边铺撒入海,溅起细碎的浪花,岸边匍匐着大片裸岩上,一群青石雕刻的乌龟,大大小小,正要爬上岸,这99只回家的龟,寓意着归途。

铺着木板的临海平台上,立着伞亭摆着桌椅,男男女女喝着咖啡聊着天,黑色的咖啡馆,白色的酒店,利利落落的,没有夸张的装饰,隐约间素白处,总有一行字:“在这里 等一个人”;“我需要 最狂的风 和最静的海”;“不能没有你”;虽然已不是懵懂少年心,转角遇见这么文青的字句,还是忍不住感动。

一转头看见一块三米多高的石雕,粗凿的背板撑起一张一弛的“问海”二字, L笑着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海边崖顶的咖啡馆成了网红景点,少男少女喜欢跑来这里看海,情侣喜欢来这里拍婚纱照,虽然交通并不便利,访客却是络绎不绝,赶上公共假日,还需要限制进入的人数,来访的人都爱“问海”二字,应了大众情怀,便成了咖啡馆的名。

远望“问海”背后那一片被改头换面的村落,忽然间有点迷失,这一处“问海”让人想要问天问地,这是哪里?是崇武吗?真的是惠安女的惠安吗?记忆中那片“真甘苦”的土地,有多少风光美景,有待这样的巧思发掘?惠安的未来不该是复制眼中的他者,那乡间随处可见的石条石板石屋,细思量才是无限的未来。

虽然已不是懵懂少年心,转角遇见这么文青的字句,还是忍不住感动。 ——陈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深夜好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