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朝圣之路:听见答案》

有个妈妈带着6岁的小女孩到汉语文中心上课,可当天是在放假。白走一趟的妈妈略感不快,质问校执:“我怎不知道呢?”

小女孩抢着说:“我知道啊!”

妈妈先是傻眼,续道:“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女孩嘟起嘴,反驳:“我有说啊,但你没有在听。”

妈妈一脸歉意,继续问:“那你怎么不阻止我来啊?”

小女孩叹了一口气,说:“你都没在听,又怎么会停?”

想起去年,我在西班牙的朝圣之路,平均每一天都得步行20公里,而且必须在日落前,抵达下个点的Albergue(西班牙语),也就是庇护所投宿。

朝圣者能在庇护所以6欧元(约9.50新元)租一个床位,但只能住一个晚上,隔天一早就得离开。倘若朝圣者未能到达庇护所,就只能流落荒郊野外,或是,付出更多的盘缠入住酒店。

我走了十多天了,还有5公里的路,便能抵达圣地亚哥大教堂Santiago de Compostela,只要再走一小时就完成,可是我不打算赶路了。我想着,那么神圣的一刻,不如就跟着日出出发吧!

于是,我入住Albergue Camping Monte Do Gozo,这庇护所至少有400个床位,而当天的朝圣者却寥寥无几。住在同屋檐下,我认识一位从法国出发的朝圣者,她叫Grace。

她问我,是不是信徒?我摇头。

我问她,什么信念让一个信徒走了两个月?

她说:“为了一个答案。”

晚上,我们饿得发慌,意外的,在厨房找到许多捐赠的食物。我们开心地击掌,一起烹饪。

隔天,我们并没有约好一起出发,因为我们心里清楚,我们会在哪里相遇。

果真,我在大教堂前看见她,只是,此刻的她泪流满脸,她不停擦拭,不断地掩面。

我们看见彼此,却不打招呼。因为,有些眼泪需要的不是安慰,有些故事只属于住在自己的心扉。

晚上,一个转角,我又遇见她。

“找到答案了吗?”我问。

“其实答案早就有了,是我太固执,是自己不愿听罢了。”她的浅笑,仿佛是一道冲破漆黑的月光。

小女孩的最后一句话,让我想起这段往事,让一个埋在我心里很久的疑问有了答案。

人类的双耳,虽一直张开着,却往往只听想听的话。我们怒斥这世界越来越残酷,自己却从不正视错误。

笔心

有些眼泪需要的不是安慰,有些故事只属于住在自己的心扉。

——笨女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