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假装旅行

我很明白为何有些人要在社交媒体上假装一些事情,因为当整个社交媒体已经成为每个人突显自己生活有多美好的展示空间,你要不选择离场自我孤立,要不随波逐流融入其中,点赞他人炫耀的展示,同时收集别人随便给予的点赞。除此之外别无他选,除非你心无杂念,心如止水。

社交媒体,特别是面簿和Instagram,其实是个充满群体压力感的社群,尤其当大多数人分秒都在分享自己在世界不同角落风光旅游享用美食的美好时光的时候,一旦成为社群的一分子,情绪很难不受影响,你看着看着也会冉起能经常到世界各地旅游的希望;看着看着也会希望自己有能力经常进出名店名餐馆;当你看见别人的社交媒体剖文都那么精彩,你要不奋勇直追,要不自卑退出。只默默当一个“静观者”,有些人认为是绝对的失败。事实上,社交媒体上的贫富悬殊“无影无踪”却更容易被放大,所带来的心理上的冲击,并不比现实中的贫富悬殊来得小。

所以,有些人会在社交媒体上以各种修图假装美丽幸福;利用电脑科技和手机应用把自己贴在世界各个角落/餐馆假装旅行,对别人的美好贴文猛赞假装入流,当假装成为习惯渐渐上瘾,就很难自拔。

网红摄影师把自己“合成”贴在别人的风景照上假装旅行并非新鲜事,事实上有很多网红为了“省钱”和“效率”,出一次国搭一次飞机,会带几箱几十套的服装,趁一次的旅行在同个地方的不同角落花一天的时间拍摄可以用上一整年定期上载的“作品”。

不管是“合成照”还是“预先照”都有作假成分,乍看是愚蠢的行为,但想深一层,或许也有值得同情的原因。当你有那么多追随者,当“网红”是你维持生计的身份,当越来越多人对你的期望和要求越来越高,你在情急慌乱之下,或许真会做出一念之差的决定。

很多时候,“数字”不代表现实,一个人的十万个社媒追随者未必会直接转换成真实的收入。当你经济能力有限,却依然得维持一定水平的大众形象,内心所得经历的挣扎和压力也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

就说我自己,因公因私接触的不少社交圈朋友非富则贵,我无法/不能/没能力/也从没想过要成为一分子,只是偶尔享受着他们分享的另一种世界的乐趣。但如果我把持不住,容许自己的心理不平衡,就会越来越不快乐,也会因要想尽办法入流而活得很辛苦。

假装旅行到头来只是一场眼睛和感情的欺骗,你永远无法通过假装的旅游去感受到真正的旅游心情,不管你的图说多美丽多有启发性,都是凭想象假装出来的。

那许多方便的有用的修图软件和应用是罪魁祸首,当我们现在只需握着手机就能把照片进行种种移花接木,你可能真很难放得下那么“经济廉价”的展示。当时间和金钱不允许,却又得继续维持社媒上的大众形象,假装旅行或许是唯一的下策。

还好,我不懂得怎么用这些修图软件和手机应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