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只有你的星星

哪怕终其一生就埋头于一人一事或一物,你心甘情愿你就不孤独了。

如果说,我把你当朋友所以我要教化你,我要驯养你,那是很奇怪的一回事吧?

我完全不谙法文,有人觉得《小王子》的英译本将“驯养”一词译为“tame”并不完全妥当。我特意找了原文来对照,圣修伯里写的是“apprivoiser”,有人解释在中古法文中,有着“减少野性”或“减低陌生感”之意,实则不具备“驯化、圈养”的含义。若要引用同义词,就相当于“使之温顺”“建立友情”。

原文中“apprivoiser”的词义更为丰富,不是“tame”或“驯养”可涵盖的。驯养一词,驯养者与被驯养者关系并不同等,有着主从之分,是占有也是把控,是牵制也是自私。但小王子的apprivoiser,狐狸解释为 “建立一种联系” ,我解读为用心之后彼此构建的信任。

狐狸教会小王子关于“apprivoiser“的三个秘密:首先,本质的东西肉眼是看不见的,必须用心灵才能看清楚;第二,正因你为玫瑰奉献了时间,才使得玫瑰如此重要;第三,你所驯养( apprivoisé)的一切,你都得永远负责。

我们本来想在草根书局办一个“当阿果遇见小王子”的分享会,从《寻找》切入,聊小王子到各星球寻找的旅程,小王子找到了什么?读者自己在文字中找到了什么?我在《寻找》中又在找寻什么?要聊《小王子》,我自认分量不足,毕竟并不曾认真研读该作品,充其量只算一般读者。且《寻找》已经出版3年了,于是就建议不妨凑合多几人,有开过小王子咖啡馆子的,收集上百本各国版本《小王子》的,熟读该作品的,曾经在空中“低空飞行”的,一同以各角度来拼凑小王子75岁的赤子之心。

回想当初在创作《寻找》时,完全不曾借鉴《小王子》,然而今回头梳理方发现,小男孩寻找不孤独的过程,何尝不是他与小企鹅的相互“驯养”。彼此建立了“驯养”的关系,自然就寻得了“不孤独”。我在创作插画时,习惯将画处理成文学,喜欢添加朦胧的意象,例如小男孩手中的沙漏。每当有人问起,我都简单解释为“把握时间”。我不习惯解说自己的作品,那会局限读者的诠释空间。我只想说《寻找》其实就是关于时间的体认,寻找是时间,永恒是时间,缓慢是时间,同行是时间,等待雨停是时间,失眠是时间。而时间是建立“驯养”的关键,时间换来的就是信任。这就是人与人的相处,奉献了彼此的时间,而彼此就建立了意义,不再是擦肩而过的另一人了。

世间一切的意义皆因动了心,这apprivoiser对人对物对事皆然。

我以前并不完全明白,怎么总有人愿意耗费一生,专研一门学问、手艺、爱好?我现在明白了,那就是 “驯养” 。或许驯养就是一种信仰,你就是毫无保留地完全相信,也无怨无悔地愿意奉献一生的时间。我兜了一个大圈,最后还是放不下绘画,是绘画驯养了我,我日复一日地创作,我也在驯养着绘画。作画时我内心平静而满足,我把自己的心动画进图画里,然后就有了我自己才了解的意义。

说来我们其实就是在一生中寻找意义。哪怕终其一生就埋头于一人一事或一物,你心甘情愿你就不孤独了。

那天我们几人一拍即合,简短地谈了之后,WY灵机一动提议将活动名称定为“只有你的星星是不一样的”,大伙立即附议。只有你的星星是不一样的,但愿你也不要忘了,你的星星也只有你。7月8日,让我们一同在草根书室寻找心中不一样的那颗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