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其米:我在青旅的日子

订户

字体大小:

一见青年旅舍这四个字,从前我在东欧西亚当流浪狗的时光,随即纷纷回过头来找我。那个年头,青年旅舍还是叫做青年旅舍,背包客栈这个很武侠片的名词还没有诞生。因为一走就是两年,当然得省吃俭用,我的名字又不是叫做格雷或者迈克,不可能日日吃餐馆夜夜睡饭店,能在青旅找到栖身之所已经万幸。我没有勇气睡街边,虽然睡过两次火车站,两次都是因为找不到便宜的落脚处,便宜的都爆满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