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京都清凉记

随遇而安,每一步都快乐,初夏的京都很清凉。

京都。

听过关于京都种种,终于来到这里。

今日细雨霏霏,去了人头攒动的清水寺。并不喜欢。许多穿着艳丽俗气的和服,占据了漫山遍野的男女游客。碍眼。

清水寺人多。虽然建筑物看着应该是挺美,但是人气太盛,现场一片吱吱喳喳、唧唧歪歪,清净之地不再清净,就搞不明白它存在的意义。

我们走到后山,一条无人的小路。十分钟抵达清闲寺。

无人问津的小路,像极了新西兰的山径。踩上去,整颗心一下子凉爽起来。这才叫清净之地。

走了几分钟,出现一个大牌子,上面标“危险”二字。日文内容大概是警告单身女子不好独自进入森林区。我们仨,不怕。

再走一会儿,经过老旧失修的几栋民宅、陶坊,一排苍翠竹林,左边一条小路绕上山丘,树影阴阴,咫尺清凉。

穿过树荫,豁然开朗,山丘上一座小寺院古色古香,在初夏嫩绿的枫叶间。

我们一路拍摄美景,踩着石级往寺院去。

哎呀,来得太晚,寺庙闭门了。

我们站在庙门口一边躲着那忽大忽小的飘雨,一边透过栏杆偷取院内美景。虽是吃了闭门羹,心里却挺快乐。

你看,雨滴沿着屋檐老瓦片滴落,每一滴都蕴含了一个世界。漂亮极了。一个个等待滴落的世界。

微风吹来,细雨拂过,树叶沙沙。我们在门口待了挺长时间,才心甘情愿离开……

今日值得记录的是我们去了一家叫做“山崎书房”的书店。

昨日第一次去的时候快晚饭时间,结果又吃了闭门羹。昨日真是吃闭门羹的一日。

所以今日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往书店奔。

一排两层楼老房子的其中一间。踏进玄关,马上被前后左右的艺术书籍包围。伸手欲推开进入厅堂的一扇门,门从里面开了。店主人山崎先生——一个五六十岁戴着眼镜,书卷气十足的男人,看我们站在门外,脸上出现诧异的神情。大概觉得为什么有三个国外来的女人,会在下着大雨的早晨跑到他的书店来吧。

这真是一个小小的藏宝屋!

每面墙都是店主多年收来的各语言宝贝二手书籍,以日文居多。还有很多珍贵的绝版书和版画。

每当这种时候,心里总是特别气恼,自己的语文能力仅限于中英文。眼前这许多精彩的日文书能够开启的另一个世界都走不进去。书架上一本本老旧的,日本早期美术评论家写的中国美术、中国书法艺术等书籍,就只能看着对它们挤眉弄眼。抽出来翻来覆去又无奈地塞回书架。

结果从临墙的一面书架上,找到一本奥地利出版,德文版的Gustav Klimt图录,几公斤的书,一流的印刷。1967年的版本。

翻阅多次,两个孩子不断怂恿,又自告奋勇说会帮我搬回家之后,决定买下它。

山崎先生更诧异了——我们竟然买了一本那么重的书。

一位熟客,带着一幅老字画到店里来给店主鉴赏的白发老人,用日语问我们从哪里来。女儿说从新加坡。他又问:新加坡是不是很少艺术书籍?女儿说是。他点头理解地笑起来。

店主匆匆忙忙、有点慌慌张张地把书本带到厅堂后面的办公室打包。他费了好一会儿功夫。出来的时候书本被扎扎实实地用绳子捆了好几圈,还绑了两个提手耳朵,方便我们提携。他很不好意思地用英语说,抱歉抱歉,花了很长时间。然后,自动给我们的书打折了。

女儿抱着厚厚的Klimt离开书店,我们都很快乐。

雨停了,阳光出来了。中午的京都湿润着,我的心里一片清凉……

后来在京都的一个星期,也曾想过要不要回到清闲寺。但是谁说走进寺里会比在雨中寺外的窥探来得美好?那一个午后充满神秘感、期待、遗憾的静谧体验,目的未必是清闲寺,或许正是寻找寺庙的过程。

而有的遇见和拥有,就如那一本1967年的Klimt。无论前生,2018年一个大雨的早晨,它必然会和新的主人产生莫名的联系。

随遇而安,每一步都快乐,初夏的京都很清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