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风来自非洲

米可诺斯岛上,小威尼斯和磨坊风车之间的石阶旁边,从前有家小餐馆叫“希腊人佐巴”,多年不曾路经,不知道还在不在。头一两次来度假,什么都觉得新鲜,小威尼斯向西的几家同志酒吧据说是看日落最佳位置,当然不甘后人,专诚坐在沿海窗前喝一杯昂贵可乐。太阳化成咸蛋黄慢慢堕入地平线,的确非常美丽,伊力卢马《难得有情郎》大肆渲染的绿光传奇,也不乏刺激憧憬功能,夕阳之恋的诱惑前后夹攻,就算双双中奖机会不大,人望高处总是值得鼓励的,不过可惜交叉优雅和淫荡的节目,实在和我的性格不合,一次起两次止,便再也催不动兴致。日落人散,顺脚去看风车,沿途发现名字叨电影光的餐馆,打个哈哈模仿剧中人跳了几步土风舞,并没有进去光顾——剧情似乎和米可诺斯无甚关系,显然欺负游客不懂,认亲认戚拉生意,过后查资料,果然没有记错。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