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石语

最近在读《亲历画坛八十年:石谷风口述历史》。我曾去石谷风先生家采访过,他听力不好,嗓门特别大,中气十足。记忆里,那时他家住房并不宽敞,唐云的瘦金体题匾“大风堂”,就挂在石家狭小的书房里。

石谷风(1919—2016),仁者寿,97岁过世。他是书画鉴定家,对徽州文化、新安画派、文房四宝了如指掌,是个活字典。买过他编的一本《徽州墨模雕刻艺术》,美极了,它启蒙了我对徽州文化的认识。石先生能说会道,一口京片子抑扬顿挫,口述历史的方式,最能发挥他的长处。他出道早,一肚子艺坛掌故,“朋友圈”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向于非闇学鉴定古墨,为溥心畬收集秦砖汉瓦,替张大千租房,等等。北京上海的名家启功、张珩(葱玉)、唐云、白蕉等到合肥,都会找石谷风,启功一下飞机就会问:“石谷风来了吗?”书里谈启功一节非常有趣,启功知道石谷风耳朵不灵,有次石去北京看启功,那天启功正好感冒咳嗽引起耳聋,见了石,启功说“今天咱俩唱二龙(聋)戏珠。”启功红了,有次去绍兴兰亭集会,写了“鹅”字,有人愿意花一千元购买。启功当场搁下笔说:“一字千金,这是鹅(讹)人。”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