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宏墨:快乐森林

订户

字体大小:

“独夜无伴守灯下/春风对面吹/十七八岁未出嫁 /看着少年家//果然标致面肉白/谁家人子弟/想要问伊又惊呆势/心内弹琵琶”。那是年少时经常与一位长辈一块哼唱的歌曲,长辈后来失智了,什么都忘记,唯独这首歌曲,每次探望时唱起, 她眼神都会闪着光,跟着唱。

人生的结局是一场安排不了的机遇。公司搬迁重新开幕当日,她去了天堂,我没能送她最后一程,只能在夜里的弹唱会中,心底对着天空再唱一回,为她,也为自己,没有流泪,只有祝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