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庆康:拯救野猪

听闻全球关注的泰国“拯救野猪”行动,受困洞穴的少年是在半麻醉的情况下被拯救出来。

有些人批评(但又没有更好的建议)这样的做法“不人道”,但换作我是“野猪”的话,这会是我绝对赞同和唯一要的方式——因为知道得越多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容易将事情搞砸,尤其是已经很复杂,自己不明白的事。

这应该是不少人的正常心态,对于一些自己无能为力的事,只能依赖专家,而除非自己有更好的建议,要不然专家认为最理想的方法必定最好。就像入院动手术,很多人是在听了医生解释手术程序之后,即便是不必全身麻醉的手术,也会选择全身麻醉,什么都不要知道也不想知道,只希望一觉醒来最难过的过程已经过去。

真的,有时太清醒看着残酷的现实在眼前慢条斯理地经过,却又无法给予任何助力,让过程美好一些,那清醒着有什么用?人生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很短,几十年的岁月一时行差踏错步入人生中最黑暗的洞穴并非不可能,当你前无去路后无退路,眼看还有可能来临的暴风雨随时会将来时路淹埋,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等死或等援救,根本不必谈什么未来计划。尚存一口气的,像“野猪少年”,等到最后只有一条“来时路”的出路,不管有多艰难,只要还希望活着也就只有硬着头皮闯出去,或任由处置由专家给带出去。

当我正处于人生最低潮和黑暗的时刻,我是无法自己走出去的,甚至也许希望永远不要出去,因为害怕不再能够面对阳光。我也许会像鸵鸟般用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继续留在暗处,直到不再呼吸。就算有朝一日懵懂间重见天日,即便尚存半条命,身心必定也早已损坏不堪,难以再世为人。很多患上忧郁症的人,也就是如此将自己毁在内心最黑暗的洞穴。我知道,因为身边曾有朋友就此走上不归路。

“野猪”的拯救过程在全世界关注下进行并顺利完成,我们看到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组成的拯救队伍身处绝境的艰难,才了解到大地的壮大和复杂,洞穴中的小径又上又下,又宽又窄,无光无饮用水,许多地段还被雨水和地下水淹没,欠缺我们熟悉的所有生存条件。这种种恶劣的环境其实我们都熟悉,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必定会经历过其中一些,所以我们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一走错,一旦被逼得走投无路,泥足深陷后,人生也就告一段落了。

不论“野猪少年”当时是在服用了镇静剂,或是全身麻醉的情况下被拯救出去,他们能全体存活证明了拯救队伍的决定正确。真的,换作是我,打死我也不可能在没有任何游泳和潜水经验的情况下,在充满污浊地下水伸手不见五指的窄小弯曲洞穴中清醒着入水挣扎求存。还没准备好,恐怕已被吓死。

有句话说“要有自知之明”,更要量力而为,做不来的,无妨让有能之士代劳,千真万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