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法国的夏

世界杯大决赛,我人在法国却没有看球。早上在下榻的假日营地租脚踏车,一家老小到附近卢瓦尔河谷的田园小径骑车吹风。

一路穿过向日葵园,笔直灿烂的黄花朵,像无数个快乐表情符号朝着我们微笑。斑斑的红黄白色野花点缀着两旁翠绿的草坪。收割后的麦田,甘草被捆卷成轮,有如巨人吃剩的曲奇饼散落在辽阔田地间。人生在那一瞬间显得如此美好。

欧洲乡野的夏有魔术般的颜色,难怪激发了许多艺术家的创作灵感。梵高画向日葵、麦田和天空,使劲地调出大自然最美丽的色彩。望着无边无际的蓝天,我想起西班牙画家米罗画作中经常使用的蓝,还有多年前那个在巴塞罗那参观米罗美术馆的夏天。

肥沃富饶的卢瓦尔河谷,生产着各种美味丰盛的蔬菜果实,也酝酿出法国顶级的葡萄酒。这片得天独厚的土地自古以来吸引了许多贵族家庭来落地生根。他们在每一个城镇乡村盖了城堡花园,为王子公主的童话故事提供了许多幻想空间。

法国的夏天,是许多在欧洲中产阶级家庭长大的人们的童年回忆。尤其对在比较北部的英国人,每逢夏日假期都飞蛾扑火地往温暖的法国中南部跑去。欧洲大陆的道路连接,越国界也不须过海关,许多欧洲人都会乘坐他们的休旅车或拖着房车到法国度假。法国的营地设备齐全,有泳池、游乐场、跳跳城堡、迷你高尔夫球、骑矮种马服务,还有每天为孩子设计的手工和游戏活动,娱乐了小孩也满足了家长。

午后太阳太猛,大家就跳进泳池里泡水。泳池里早填满了操着不同欧洲语言的大人小孩,还有他们充气独角兽、鳄鱼、天堂鸟、甜甜圈。滑水道上人肉一条接一条落下水,像生产香肠的机器。

晚饭后在品尝甜酒乳酪间,划手机查看了一下世界杯成绩。四比二,法国夺冠了。营地周围没有明显的庆祝活动,人们依旧卧坐在户外吹夏夜晚风。这个营地的用户多来自西欧各地,法国人为少数。进入晚上10时,天空渐渐暗了。一辆开着强劲音乐的汽车,绕过我们的营区。车里的男女大力挥舞手中的蓝白红旗帜,大声呼喊。周围的人们纷纷从帐篷探出头来,为他们的欧洲同胞鼓掌喝彩。

夏天这样过,真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