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深夜好读

卓涵:驯服一只狐狸

字体大小:

为纪念法国作家圣埃克苏佩里的名著《小王子》出版75周年,新加坡集邮馆和裕廊社区图书馆自六月开始就举办作家生平和作品展。草根书室则在七月初举办分享会和个人珍藏展。我这次回新探亲巧逢以上盛事。

新加坡集邮馆中最吸引我目光的展示品是那只踡伏着身子、眯着眼睛酣睡的小狐狸和展示墙上作者写给他妹妹的家书。他在信中提到在驯养一只比猫还小的狐狸。他写道:“不幸的是,它很狂野,翻滚时像狮子”。 不晓得他可曾后悔?据说作者当邮政飞行员时,曾在撒哈拉大沙漠遇见一只有双大耳朵的耳廓狐。或许信中的狐狸就是它吧?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在墨城住家附近邂逅的一只小狐狸。一天傍晚,当我如常在溪边静观在潺潺流水中觅食的野鸭时,它突然从狗尾草丛中探出头来!它只是静静地凝视着我,没有显露任何不友善的举动。在习习凉风中,我们彼此对视,不敢轻举妄动。天色渐暗,我得回家。当我走远回望,它还在草丛中伫立,遥望着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选择在同样的时段回到原地。我想只要保持距离观望几天,或许我们可以建立互信而跨向前一步?然而,我再也见不到它的踪影。当时心里有点怅然若失,因为它让我想起生命中曾经错过的人。

而今回顾,我却庆幸那样的结局 ——我既没有驯服它/他的能力,也没有对它/他负责的意念,那我何必释放善意,让它/他徒有幻想和期待?

驯服附带着责任。在书中,狐狸对小王子说:“你要对你驯服过的一切负责到底。”在芸芸众生中,人与人、人与兽之间借着“驯服”而建立了相互依赖的关系。这关系可以是爱情、友情、亲情,甚至是宠物情。这些情愫都是美丽的,但有多少人愿意并且有能力为对方负责到底?

驯服的关系总有一个主导者和一个从属者,那往往是不对等的权力关系,即主导者操纵从属者。狐狸既然是被驯服的一方,理应是从属者,却成了主导者 —— 是它设定驯服的方法、仪式和时间,而非小王子。它先和小王子达到共识后才回到从属者的位置接受驯服。这让我意识到驯服的关系可以是对等、双向的。只要双方心存耐性接受彼此的驯服,其中共同的经历和情感会是独一无二的。

我不是《小王子》的粉丝,但我喜欢书中的狐狸和它睿智的言语。至于曾经邂逅的那只狐狸,偶尔我还会想起它。虽然不曾驯服它,它可是我心中独一无二的狐狸。

笔心

只要双方心存耐性接受彼此的驯服,其中共同的经历和情感会是独一无二的。

——卓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