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约会吴哥

20多年来,曾经三游吴哥窟。 从柬埔寨和平复国后初次造访,步步为营以防踩到荒烟蔓草中埋藏的战后地雷,到三年前随心所欲四处闯荡,一次比一次有更多的感动和惊喜。

从旭日初升到日落黄昏,从黎明朦胧到夕阳无限,或和风细雨或暴雨狂风,或酷暑难耐烈日炙人,我的情绪也因所见所闻所感所悟而起伏不平。想到这吴哥古老文明从灿烂辉煌至衰败淹没的过程,它的子民所历经的悲欢岁月离乱辛酸,以及层层古迹从深山老林荒野尘土下被发现,我常常悲从中来,泪眼婆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