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真假不该有底线

中国发生疫苗造假悲剧,北京领导开声,警察立即抓人,生物科技企管老板高速被捕,接下来想必亦高速判刑。

一句顶一亿句。一句顶十亿句。“中国式效率”所向无敌。但,万一领导不开声呢?又,万一出事疫苗的使用对象不是孩子呢?会否又是一拖再拖,最终无声无息,仅以区区赔偿结案?甚至揭发者会因滋事寻衅而被关进监牢,原告变被告,而涉事企业老板继续逍遥享乐?

报载疫苗于去年九月已被验出问题,但一直查、一直查、一直查,也等于一直拖、一直拖、一直拖,拖足十个月始因阿爷开声而有所动作,这码子的“法治”,因人言而执法,其实跟人治有什么差别?这码子的人治,果真能令类似恶行不再发生?

好吧,人治就人治,在现实扭曲的处境下,好过没有,先对不良疫苗止血再说。根据以往案例显示,甚至根据常识即可推断,类似恶行若无贪官包庇必难以成事,所以对于此案的后续观察是,案情将往哪个权力层级发展上去,如果只抓坏老板而不抓坏官员,即使就个案论个案,亦说不上公道和认真,然而一旦查到权力包庇,必又损及权力派系的利益瓜葛,分分钟又对权力平衡构成冲击,这便回到小学课本所常谈到的故事(现在的小学老师还教这故事吗?):周处除三害。只除外面的害,不算除;要除便得“除恶务尽”,连自身的害亦要革去,否则,如梦幻泡影,很快地,所有恶行皆必重临。

此事发生后,许多名人皆有发声,尤其女艺人,有孩子的女艺人,以母亲之名,在网上呐喊怒骂。其中一项主流意见是:“如果连孩子的疫苗都造假,还有什么不能假?”痛心疾首,声泪俱下。

这样的苦心无疑动人,但这样的逻辑却隐藏了一个极关键的危机:如果把孩子疫苗视为道德底线,等于间接默认了底线以上的其他造假行为,等于说,只要别来搞孩子,我大可忍受,大可不理,大可放过。不,不可以这样的。孩子疫苗固然不应造假,其他领域的,同样不应和不能。必须把“真实”视为普世而一致的判定标准,施诸于所有领域而非仅是孩子领域,令求真求实成为对所有事情的最起码要求,始可有效保护孩子和所有人。否则,这边假那边假,到了最后,假域必然渗透到包括孩子在内的所有群体上。

一真未必全真,一假却常全假。孩子不是底线。真假问题,根本不该有底线。

明白了吗,领导和艺人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想起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