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一穿就显白

这几星期开心新闻一宗接一宗,虽然伤亡惨重的日本雨灾令人难过,但泰国少年足球队睡美人洞脱险和刘霞终于飞到德国都切切实实使大家松一口气,甚至法国第二度荣获世界杯,非球迷因为自认半个巴黎人,也受周围的节日气氛感染,豆沙喉不敢追随徐小凤高唱《喜气洋洋》,起码可以踏着《马赛曲》旋律到超市买菜。

精神爽的缘故,垃圾花边新闻映入眼帘,出乎意料读得眉开眼笑,一洗平日垂头丧气颓风。譬如香港富商疑似更换女友,和他出双入对的幸运儿被标题党称为“白滑新女”,便教我乐不可支,一面哈哈哈,一面为记者大胆寄想象力于手感的勇气叹为观止。这种建筑在“遮三丑”地基的大妈审美观,可说落伍落到去天涯海角,盲目的白皮肤崇拜简直教坏儿童,张迷不禁想起张爱玲早年看不过眼她姑姑将“很好”“很高兴”写成“狠好”“狠高兴”,辩驳一轮徒劳无功,灵机一动使出杀手锏:“现在没有人写‘狠好’了。一这样写,马上把自己归入了周瘦鹃他们那一代。”呃,你没有听过周瘦鹃?这正是重点所在!可见与他为伍,和时代脱节得多么厉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