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乐:跨越生命的陡坡

住家后门外,横跨淡滨尼河道的桥梁,这阵子在进行翻新,工程为期三个月,我每天到公园绕湖散步,必须改走距离后门300公尺的另一道桥,这并不碍事,多走几步正好加速“日行万步”的目标。

搬来这一带不觉已十年,附近景观发生了变化,巴西立三道沿线的部分丛林,让路给幢幢拔地而起的新公寓,中心公园增添了体育馆和小贩中心,人气益发旺盛。

人文景观和生命风景,皆随时间而换装,十载人事几番新,儿女先后大学毕业、就职、成家,上周女儿给我添了外孙,我把喜讯与几个老友分享,笑言终于开了《阿公店》(台语老歌),从此得好好“拥抱夕阳”了。

跨过花甲之龄,虽说年岁只是个数字,“渐老”这回事,终究会在生命层面催发种种变化,过程有如爬坡登山,路途陡峭。首先是容颜悄然入秋,养生、休闲的话题多了起来,与老友的联系也有所增加;其次是职场角色慢慢淡化,不必经常冲锋陷阵;再次便是至亲友好也在“与时俱变”。

如果高堂还健在,暮年的垂老征兆,将日益明显,感官与腿脚功能日渐退弱,整体生活素质不可避免下降,有的老人家到了此刻,脑筋灵敏如昔,心态的惆怅、落寞、消沉、感伤,可想而知;倘若认知能力随身体功能衰退,开始出现失智迹象,这虽能忘却自身的心境阴影,却增加亲人日常照顾护理的负担,这些都是必须面对的“生命之沉重”。

抱着外孙的当儿,不期然想起他母亲——我女儿——的儿时情景,时光仿佛流星飞转,瞬间倒退至90年代初,从她牙牙学语、学前教育、小学到大学,一幕一幕清晰重现。人随时光机器运转,有的迎接青春,有的韶华白首,有的哇哇坠地,有的撒手人寰。

大家走在不同的生命道路上,每一个人都身不由己,被绑在年轮上前进,就像花花草草,各凭本事吮吸雨露、阳光和养分,长成不同的花与树。在过程之中,每个人的身份也不断增减。当双亲辞世,“为人儿女”身份自动失效,也许同时又多了其他的身份标签。

世事皆有变数,不会恒久不变,正因这个特性,拥有时应该牢牢把握,期限一到轻轻放下,该舍就舍。人生道路日渐陡峭难行,越是懂得割舍,越能轻松上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