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星虹:小城古今故事多

城中的吴哥展览延长一周,闭幕那天的7月29日恰是柬埔寨本届大选投票日,两件事加在一起,带回了五年前暹粒小城行的记忆。

那年也是7月,记得上午10点的飞机离开新加坡,两小时后就置身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化之中;在酒店放下行李立即起行,下午便来到小吴哥城外。站在数百米宽濠沟的这一边,望着向往已久的吴哥尖塔,一晃神竟有穿越时空隧道回到千年古地的错觉。

接下来那些天,每天起早赶往六公里外的吴哥古城,白天泡在不同的建筑遗址里,虽是雨季仍感暑气过重,傍晚前便回到暹粒市区,留出时间到处走走看看,结果小城愈逛愈有味道——暹粒城也有一条河穿越市区,沿着河走来到殖民时期留下的老法国区(Old French Quarter)。区内一幢幢带着大庭院的法式建筑,笔直宽敞的林荫大道,静谧清雅的居住环境,感觉不到一丝柬式风情,也无言地说着这个国家的近代遭遇。自1887年起,柬埔寨便成了法属“印支三府”之一,直到1953年才脱离法国独立。如今这些大宅依然保养得当,似乎仍有人居住,不知百多年后的住客是何许人?

也是在那次暹粒行,没想到恰逢柬埔寨当届大选,无意间见识了当地人的选举文化。一天傍晚在一家临街小食店刚坐下,就听到外面大街上车声人声喇叭声,由远而近。食店里的客人纷纷起身,站到街边观看,我们也出去看热闹。只见远处有一辆由罗厘改装的五彩宣传车,从街那头缓缓驶来,车前车后是簇拥前行的电单车队、三轮车队和步行队伍,整条街如同一条流动的河,浪花喧闹着翻腾着。大街两旁观看的人愈集愈多,有本地人也有游客,渐渐有点嘉年华的味道。

过了好一会造势队伍才渐渐走远,大街恢复常态。不过小店老板兴致仍高,也许见我们是亚洲面孔,能说一点英语的他就跟我们聊起数天后将要举行的大选。我们不了解当地政治,实际上是他说我们听,末了他轻轻笑着,加上一句:“这里说说就好,不敢到大街上讲!”嗯,这个经典的结束语,没想到在暹粒也听得到,轻笑声背后有多少故事?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小城。千年古文明遗址、近代西方殖民痕迹、现代国家治理之路,正是在东南亚各国行走时的三个大看点,那年7月的暹粒没想到成了一个难得的展示台。

东南亚,确是一片让人着迷的多彩土地。要看“文明古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出的世界文化及自然遗产,有近40处在东南亚;看殖民痕迹,地图上画出点与线,“葡西荷英法”五大殖民圈一目了然,西方殖民者你去我来,前后延续了400多年;看独立之路,“东南亚”一词在战后地缘政治中出现,区域内各国都曾努力寻找自己的独立之路,每个国家都是一部值得人们细读的厚书。

对住在新加坡的人来说,最妙之处还在于拜地理位置之便所赐,如此多彩的东南亚各国都在两三小时的飞机航程之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