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结束与开始

我读过的小说不多,但有不少小说的开头让我印象深刻。最著名的是卡夫卡的《变形记》:“一天早晨,格里高尔· 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最迷人的是杜拉斯的《情人》:“有一天,我已经老了。”最吸引我的是夏目漱石的《我是猫》:“我是猫,还没有名字。”但马尔克斯怎么说呢?他在《异乡客》的前言里说:“如果说我们不至于花一生的岁月再三改写这部长篇,实在是因为起始一本书固然需要严密精确,收尾时也少不了这个条件。”他自己的《爱在瘟疫蔓延时》就是一个漂亮的示范。普里莫·莱维的《周期表》以碳作结,竟然把一整部宇宙生命史浓缩在这个元素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