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60年的学校

我读中小学的那所男校今年60年大寿,是独立前成立的学校。自从莱佛士在199年前登陆新加坡,虽有学校百年后仍然屹立不倒,事实上更多的学校在这近200年里湮灭于时间年轮的光影中。从一所最初借别人校舍上课,今日不知明日事的学校,到后来建筑在与墓地和火葬场一墙之隔的土地上,能生存到今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为母校搞一个60大寿的千人宴,幸好不是生活在快马加鞭八百里加急的时代,一个通讯网络的消息,散布在五湖四海各年代的同窗一呼百应,座无虚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