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楚:伤心未尽 牢骚话

身边的人不明白,为何还会有人喜欢传统戏曲。一台戏三个钟,一句话三个字,伊伊啊啊五分钟,唱腔时而拖曳,让人昏昏欲睡,时而高亢,又叫人坐立难安,加上锣拨声嘈,简直就是一级精神折磨。

但其精妙处难与君说,剧中的词句,都是千锤百炼的呕心沥血之作。好像一幅牡丹刺绣,花叶蜂蝶总不误,功力全在细微埋针收线,看似侧重男女主角,不着眼处绿叶带出人情世态。

唐涤笙大师,善借旁枝末节的小角色,替没有光环笼罩的人物发声。《紫钗记》中,崔允明一个落魄潦倒的老秀才,偶遇高官太尉,向他打听男一的身世和两人的交情。难得跟权贵攀交情,立刻大书特书“我们朝同起,晚同睡,同台而食,同书而读”,从范式张劭的鸡黍之交,一路唱到伯牙知音钟子期。冷不妨偏离主题,来个身世表白“堪叹老儒生,十年窗下把经研,增命文章偏无价,枉我读破万卷书,依旧年年落第,自恨青衿难换,更恨白眼频加,落拓江湖叹命穷,伤心未尽牢骚话。”

有没有一点耳熟?身边不乏上进好青年,踏出校门工作,空余时间上MBA,奔赴一场漫漫长征。结业后周末赶场各路讲座,补充最新的知识养分。不时上短期课程,确保每年的专业进修钟数达标。还有接受工作所需的知识考核。然而每年升职,总有更合适的人选。青青子衿的岁月越来越远,看着当年的手下,从一双乌鸡眼、青眼、红眼,一路翻到脑门的白眼,变成后来的主管。在不惑之年迎来人生最大的疑惑,公司精减人手弃卒保帅。

市面上失业者,“过去式”的精英人士不在少数,以前在位子上喊口号,叫下面的人把不可能变可能,一个失势换位,才体会当下层的为难。Put yourself in their shoes叫设身处地,新式说法为换位思考,但是不真正在其位,实在想象不出个中滋味。

名人讲的话,经常被人当宝典奉为圭臬,崔氏所说的,当然是老掉牙的牢骚话,位处云端的人最不爱听,没这个耐性更没时间。直接说重点!机器人时代已经杀到,对着自动驾驶车,自动点餐器、贩卖机,还有什么好说?他朝君体也相同,众人皆默然无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