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林晓玲:抓头虱

订户

字体大小:

某天下午,托儿所老师来电,说怀疑我女儿长了头虱,得跟同学隔离,请我们尽快来接她。

我从来没得过头虱,只是依稀记得念小学的时候,同学曾经中过“kutu”(马来语“头虱”的意思),而且kutu很容易传染。丈夫比我有经验。他小时候和妹妹一起感染头虱,母亲把煤油倒在他们头发上,然后用毛巾包裹。毛巾除下时,头虱的尸体也跟着飘落满地,兄妹俩还觉得蛮逗趣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