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马家辉:三十三间堂

三十三间堂建于12世纪中叶,后白河天王时代倡创,才80年,毁于火劫,再花十多年重建。(网络照)

字体大小:

日本连场暴雨,之后是连天暴热,每回看新闻皆暗感幸运,六月中旬台风来后去了京都,离开之后立又风雨飘摇,我在风雨中间的日子偷得几天闲情,不早也不晚,是深深的福气。

那“偷”来的四五天确是难得的好天气,摄氏廿三四度,不热不寒,早上起床后匆匆到地铁站商场吃个早餐,日本的面包是拒绝不了的诱惑,尽管明白自己血糖高,应戒则戒,但,人在异乡,顾忌全都抛开了,所谓旅行不就是从原先日常轨道里挣脱出来吗? 偶尔的出轨是对意志的小小考验,且看你能否把握住安全的边界,一旦失手,只好认了,食得咸鱼抵得渴,唯有事后补救,例如,每天去 gym 狂跑一小时。

回港一个月以来几乎没有一天不回味京都那几天。那几天便不只是几天而是连绵的回忆。以前去京都,或走来逛去,或开车游荡,远远不如那几天踩脚踏车航逍遥。逍遥之最是到三十三间堂的路上,短短的廿分钟,早上十点多,周日,路上人少车稀,马路两旁植满杨柳,风迎面拂来,风的味道甜滋滋,凉渗渗如有无数的指头在我脸上跳舞。

三十三间堂建于12世纪中叶,后白河天王时代倡创,才80年,毁于火劫,再花十多年重建。寺院毁了可以这样做,并且留下,一留近800年,王朝倒了则隐入历史,并且永远,天下毕竟没有千年不倒的王朝。“人不如物”,尤其在神灵庙坛面前,人是多么脆弱,只不过人总不愿意承认罢了,这便不止于脆弱而更属于无知。

800年以前的三十三间堂比当下的短近一半,现在全长120公尺,当时只有不到60,每年一度于此举行箭赛,今天的风声仍似昔年的箭飞霍霍,武士们和围观者的欢腾喧哗则被游客的聊笑声浪取代了,可惜。但亦非所有声浪皆惹人讨厌。堂内供奉无数千手千眼观音使像,亦有各门神灵塑像,如雷神,如风神,如双目含悲的大力将军女,我在堂内时,不远处有内地来的一家三口,猜想母亲是艺术老师,压着声音对十岁左右的女儿讲解诸佛神明的造型特色,女儿瞪着澄明的眼睛听得入神,我偷听了,同样长了知识。在出门处又巧遇,我忍不住对女士说,谢谢你啊,你是我的义工导赏员。

女士微笑点头,懂得我的唐突幽默。

在三十三间堂门外取回脚踏车,觅食去也。骑到河边找了一间洋食店,咖啡香气袭来,在如斯六月里,里面似有千手千眼观音对我的开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