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赵琬仪:只带牙刷

用沙棘(sea buckthorn)、豆蔻和日本芥末制成的牙膏。  (赵琬仪摄影)

字体大小:

一个人再怎么有个性,也躲不掉生病、老化的生理考验。

第一次读到小说人物说没有随身行李,“只带一只牙刷”,难以置信。不用带牙膏吗?

当然,“只带一只牙刷”是一个象征。就像传说中爱尔兰诗人Oscar Wilde过纽约海关时说:“我没有行李须申报,除了我的天才。” 诗人申报天才是外人强调其天才横溢的夸张表现手法。一个人的行李剩下一只牙刷,正面的意思是代表移动容易,四海为家,到处睡不认床,率性潇洒。反面呢?这个人了无牵挂,却记得保持个人基本卫生。说穿了,一个人再怎么有个性,也躲不掉生病、老化的生理考验。

年纪大了,旅行不可能只带牙刷。牙刷重要,因为保护牙齿牙龈健康至关人生许多美好的事。享受美食,摄取营养均衡,晚上睡得香甜,思考事情不分心……都需要牙齿健康。

很多人说到给牙医拔牙的经验,脸色苍白,仿佛劫后重生一般。即使从小养成爱惜牙齿,饭后勤刷牙漱口的生活习惯,只能减少牙齿出毛病的概率,不担保此生幸免打针拔牙的苦难。

我几乎忘记成长过程中牙齿所带来的烦恼。直到在快餐店听见一对婆媳之间的对话。婆婆不知何故发现小孙女的大牙松动,惊呼:“牙齿要掉了。”接着是一来一往地讨论到底是给牙医拔牙好,还是自己把牙齿“摇”掉好。大人关心小孩的牙齿,因为牙齿长得不好是要吃苦头的,肉体之苦不在话下,影响口齿伶俐或样貌端庄可大可小。小孙女尚不知道人间烦恼,一脸的天真无邪,搂着母亲,露出即将告别这个夏天的门牙。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岛国在小学推广护牙教育。我还记得才刚上小学,每周有一天得和班上同学一字排开对着小龙沟刷牙漱口的滑稽画面。那时低年级学生都分配到一套牙刷和漱口杯。小孩子和老人家一样记性不好,经常忘了带牙刷牙杯,总是慌慌张张地向隔壁班同学借。小小年纪就是这样学会守望相助的好邻居精神。现在回想,借同学牙刷用并不符合卫生。不过,大人安排小孩子蹲在龙沟旁刷牙,这个画面也不见得很卫生。岛国当年的物资水平可想而知。人们的卫生标准是对应物质条件而调整的。

倒是刷牙的方法,学会了未曾忘记,并学以致用。我是甜食党,需要糖分确保思想活跃,蛀牙风险比谢绝甜食的人高。每次看牙医被赞牙齿保护得好。可见刷牙方法正确非常重要。

养成早晚刷牙的良好习惯,与其说是自律,倒不如说是真正享受清理牙齿,保持口腔清新的清洁感。大学时代赶论文,挑灯奋斗除了喝咖啡,就是刷牙。每次睡虫蠢动,刷牙漱口后重新振作,继续埋头写功课。现在写稿遇到写不下去的时候,先喝咖啡,咖啡因无效,终极武器是刷牙。

上个世纪末开始,保护口腔健康越来越讲究,攻占市场来势汹汹。清理牙缝的牙线、电动牙刷、各种护牙成分的药膏,选择越来越多。我有经常换牙膏的习惯,市面上各种疗效的牙膏宣传标语令人眼花缭乱,站在货架前可以研究半小时。那些科学名称一点都不友善。不是说盐水也能护牙吗?这么多薄荷种类疗效有多大差别?现在连“纸片牙膏”都面市了,旅行时,用手指刷牙正好派上用场。

刷牙要干刷,就是先不用水,用牙刷蘸牙膏以轻轻按摩的速度从里到外牙齿刷两遍,适度地摩擦牙龈,然后用水漱口。如果有刷牙时常吞牙膏的毛病,澳大利亚保养品牌推出的牙膏,用沙棘(sea buckthorn)、豆蔻和日本芥末制成,吞下去不难受,像在尝香料。

小朋友说,躺着刷牙是她的拿手绝活。用电动牙刷躺着刷牙争取宝贵睡眠时间,健康享受不妥协。这是千禧后的本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