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王振春:吴刚学弟

订户

字体大小:

真是感谢手机,传来“白熊”唱片公司的一张旧照片。那年我住在海南一街,白熊唱片在我家斜对面,再走上几间店,便是著名的瑞记鸡饭店。我最近在写老街的往事,找这张照片很久,想不到一个小小的手机,助我心想事成。

光谢手机不行,真正要谢的,是吴刚学弟。

吴刚是我华义的学弟,照片是他传来的。他知道我在找白熊的照片,那晚深夜,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原来是他传来短讯,告诉我找到白熊当年的开幕照。那晚看到白熊的开幕照的确很兴奋!如果不是吴刚有心,手机厉害,白熊的开幕照怎能出现在眼前?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