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陈煜:十九岁

字体大小:

七月,很少在这个炎暑季节去东京,因为实在很热。应了朋友的邀请,组织一场东京都市更新考察团,走出课堂的现场交流,是自己想要的全新尝试。拖着行李箱从家搬到酒店,第二天一早与团员们见面,萍水相逢的人,要一起体会东京的热情。

考察团中有一位学生,特别留意了下,是位女生,披肩长发,灰绿裙装,手里提着竹节手柄的布包,看上去成熟稳重。考察刚开始,一团女生便混熟了,坐在车中天南地北地聊,打扮超龄的TY才19岁,她说自己喜欢民国风,让阿姨们跌破眼镜,然后点头如捣蒜,“哎呀,年轻人就想看起来成熟些,阿姨们恨不得装成少女!”

TY安安静静的样子,却是很容易与长辈交流,聊着聊着,知道她是中国顶级学府的二年级学生,妥妥学霸一枚,二胡十级长笛九级。只是学霸的世界里,每一场考试都是刀光剑影,上了高中后,她居然有点忧郁,好在父母体谅,高二休学在家,全凭自学,功课也没落下,作为理科生的她,转念想要学艺术,高三才开始修习,竟然考上艺术类的最高学府。

学霸轻松晋级的故事,让车上几位妈妈热血沸腾,然而,TY淡淡地说:“我对未来感到迷茫?!”在补了若干个“啊啊啊”之后,我努力回想自己19岁的烦恼,年代久远,竟是一片模糊。那时候应该是大学三年级,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的年代,信息不多,生活简单,宿舍教室图书馆,上课考试做设计,校园里外转转,没有太多的娱乐生活,也没有想过未来会是怎样,就算是想了,大概也没人能预见中国的发展。

有一天,TY很开心地给我们看一段小视频,拍的是她的手账。她说每天考察结束回到酒店,会花上几个小时记手账,就算是当天太累没有记,隔天也要尽快补上!“哇,是嘛?你都记些什么呢?”“我不会写什么心情感受,主要是记每天参观的东西,流水账!”她笑着说,眼睛闪闪亮,我竟然非常羡慕。

想想中学时自己也曾用心剪贴涂鸦,因为喜欢画画,误打误撞进了建筑系。然而,有多少年没有拿起画笔?十年肯定是有了吧?除了设计课指导学生时偶尔涂抹两笔,没有正经画过什么。不要说是画画,这些年来,工作忙忙碌碌,连旅行也是匆匆忙忙,常常是手机里的照片还来不及整理,就进入下一轮的工作,旅行时收集的文宣材料堆在家中成为故纸。

嗨,19岁的女生,想要对你说的是,或许现在的你对未来感到迷茫,这是个充满变数的世界,的确你我都无法预测。可是,我很确定的是,若干年后回忆19岁的迷茫,脑海里会是乱码一片,你所拥有的真实现在,能够自由地行走于世界各地,每天专心花上几个小时记手账,是多少成年人如我所羡慕的,我们一路奔忙向前,兜兜转转之后,心里记挂的却是如你一般写写画画,能够眼睛闪闪地说出简单的快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