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意大利: 冰淇淋强迫症》

笨女人喜欢吃冰淇淋,但她再怎么喜欢,再怎么嘴馋,也不会选择只有自己的时候吃。她觉得呀,吃冰淇淋是要有人陪伴才适时的融化在嘴里。

罗马的大街小巷都有冰淇淋店,可说是百花齐放。

笨女人特别喜欢梵蒂冈外的那家Old Bridge Gelateria,这纯手工的冰淇淋还能舔到果肉。老桥冰淇淋店的面积很小,只能进入三或四人,其余都要排到店外。笨女人天天经过的冰淇淋店,几乎每一天都想来一支色彩艳丽的冰淇淋。恨不得在离开罗马之前,把所有的口味都收集在味蕾里。

大冬天的罗马,双扇耳冻得没知觉,双排牙都冷得在互相“击掌”。我的伙伴肥肥说,想吃冰淇淋还真需要一点勇气。

她不吃,我也就不吃。

她笑说,我得了冰淇淋强迫症!

在我中学的时候,班里来一位转校生,他是从大城市的男校转来的,他叫俊。他性格爽朗,很快就和全班打成一片。

有一次,我们这群乡村一起长大的朋友,打算一起去看电影,于是,也约俊一块儿。记得之后他说,那是他第一次受同学邀约。

那一天的天气很热,我们穿着T恤短裤,脚下套着人字拖,唯独他,身穿长衬衫,套着深蓝色的领带,脚下的那一双皮鞋更是擦得亮晶晶的。

我们见了,捧腹大笑,他则一脸尴尬,缓缓地除下领带,慢慢地卷起长袖。

其实,现在偶尔回想起,还是会浅浅的一笑。但这一抹笑是笑我自己怎么那么粗心,没留意俊的心意。他是多么重视那一次的聚会,多么期待那一次相聚。

看了电影后,俊说要请我们吃冰淇淋,我们谢绝,因为我们不想俊破费,可他却坚持。我们只好挑选便宜的冰棍,但他却不同意,甚至也不过问我们的选择,自作主张捧了好几支昂贵的甜筒冰淇淋交到我们的手上。

他说:“我觉得这个是最好吃的,我们一起出来就要一起吃同样的。”说罢,大伙儿便一起没形象的蹲在戏院门外舔冰淇淋。

长大以后,有经济能力了,冰淇淋唾手可得,可是,却再也买不到戏院外的那一支冰淇淋了。

年少时,我们不知道错过是什么滋味,长大后,才忆起那些可贵,都是曾经尝过的酸酸甜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