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淑贞:游园不惊梦

从整排玻璃长窗望出去,海松婆娑,棕榈挺立,草坪修剪得平头整脸,一盆盆的九重葛、观赏常青植物,还有大丛大丛牵牵绊绊香气袭人的缅甸攀缘开花植物也长得茂盛。但整个花园静幽幽的,从前的孔雀夫妻、火鸡和玩赏迷你鸡家族早已不在。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这些本来在此过得舒服又不愁吃喝可以终老的鸟们,已走了将近18个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