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梦想乘风破浪

若我们骨子里就是怕输,就好好将怕输的精神贯彻始终,用在逐梦的努力与勇气之上吧!拍拍自己的肩膀,一起为梦想乘风破浪!

如果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那我们一直活在梦想里,应该也无可厚非吧?

最近接到某主办方的邀约,配合国庆月及米老鼠90周年庆,有关单位举办“Mickey Go Local米奇够道地”的慈善筹款展览,找来90名各界的本地人士,给米老鼠塑像添加本地元素的装饰。

我们都知道每款设计背后,必有其概念精神。而最能体现新加坡精神的元素是什么?我思前想后,选定了鱼尾狮。

找了资料才发现我和鱼尾狮雕像几乎同年。说也奇怪,这么多年来由于习以为常,从不觉得鱼尾狮有何特别,不就是个凭空捏造的形象,少了扎实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虚无而空泛。但鱼尾狮毕竟是我们的,如果由它来代表新加坡,那展现给全世界的意涵是什么?鱼尾狮的造型于1964年,由旧范克里夫水族馆馆长埃里克(Alec Fraser-Brunner)动笔设计。直到1971年,本地已故雕塑家林浪心先生,以一年的时间采用混凝土,才完成了现有雕像。鱼尾狮的狮头,象征狮子城Singapura,鱼尾则呼应淡马锡Temasek(滨海城镇之意)。陆地与海洋两种生物相结合,符合海岛小国的客观描述;然深一层想,这样的结合其实也无比大胆,是谁规定陆地就是陆地,海洋就是海洋?打破了规定,就能看到无限可能。

那天联合早报副刊的年轻记者宇昕,约了我和本地另一名很努力的绘本作者Joseph,在精致的小书店“童言童语”进行对谈,聊创作、出版、市场、发展。我和Joseph的出版经历刚好相反,他是与海外出版社合作,回过头引进本地市场;我则是扎根本地,再往海外探寻合作机遇。从事绘本插画工作这近10年,看到绘本生态的雏形已逐渐萌芽,整个生态圈需要作者、读者、插画家、出版社、书店、研究者、使用者等,环环相扣方能生生不息。当然我们有先天的不足,阅读风气不高,市场不大,加上语文分隔明显,难免使人裹足不前。但我们不能总以市场小为借口,就放弃追逐绘本之梦。我对宇昕说,一切关键还是在于创作,得先有好作品,方能打开大市场。或许本地最大的问题,还是作者对自我的要求:你是偶尔玩票,还是认真投入?本地的情况明显是,玩票的大有人在,投入的倒没几个,我们似乎都还没有全职绘本创作的概念,因为大家为了现实生活,都输不起。

说来有趣,新加坡人最认同的精神不就是“怕输”?然怕输与输不起终究有别。输不起是因有所顾虑而选择妥协,怕输则是恐落人后反而勇往直前。

鱼尾狮不属于陆地,不属于海洋,也不属于两栖;它属于一切可能。我给自己的米奇彩妆设计写了一小段概念说明,大意是鱼尾狮的横空出世,体现了大胆创意,说明了凡事皆有可能;而米老鼠展现的,不也是无限的可能性,加上放胆发梦的勇气。米老鼠和小红点最大的共同点:我们都很小,梦想却很大。蕞尔岛国,历史虽短浅,但we make things possible(让一切变可能)。

如果你也有意从事绘本创作,你愿意为自己设定多大多远的梦?真的,来到梦想,从来没有人能局限你,左右你,困住你;原来一开始就是你在怀疑自己,在否定自己,在挡着自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们这么小的一个岛国,不也在短短的53年,屡屡开创奇迹?若我们骨子里就是怕输,就好好将怕输的精神贯彻始终,用在逐梦的努力与勇气之上吧!拍拍自己的肩膀,一起为梦想乘风破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