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闲

没有停歇的工作了很长时间了。今年更加忙碌,还没有完整的休息过一天。再加上这个夏天我贪心,四门课业,想在这短短的两个月完成。昏天黑地是很能形容我这个夏天的。

美国的夏天短,宝贵。很多学生不愿意在这段时间上课。他们要在沙滩玩球,参加音乐节和各种活动,也喜欢坐在路边酒馆到太阳下山,或者,水上派对……我没有那样去生活的勇气和能力,唯有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起先几天十分吃力。每日做功课至凌晨就寝,清晨六点多起床,就投入长时间的工作,要到中午才感觉清醒过来,下班后就上课。两天前我与抹谷雨的小朋友视频聊天,说起这些经历,只是想告诉他们,他们是幸运的。这些小孩已经长大了,高考过后,有的选择读法律,有的是内科医生。虽然也有几个因为贫穷或因为不努力,将会沿着我的路走。

夏天的学期刚刚结束,成绩单显示四门课业也都通过了。不得不承认,轻松得很。又刚好这几天可以不用工作。灰头土脸的世界一下子消停了。日子好像一个拳头挥在了空中,没有地方接力,人,也顿时慵懒起来。虽说天已开始有些冷了,太阳也从8点40分缩短至8点下山,很多夏天的活动也快停止。可没有压力的逍遥自在,此刻倒充满着无限魅力。

没有踏脚踏车,没有去哪里走。关在屋内。总想要做点什么,才不浪费这悠闲的日子。活着,为了吃饭。我一直往吃的想,也不为过。想吃饺子、卷心菜等,蘸一点黑醋姜丝,一咬,鲜美多汁。但一直没有去买面粉。说是要普通面粉,加鸡蛋揉面皮,也学了怎么料理馅料。只是我深刻的明白自己的厨艺,也更明白有些东西没有比渴望更有味道。想起自己制作过的油条和面条的样子,觉得饺子得搁置不做才是个聪明的选择。

这样无所事事的闲了两天,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刚刚退休的人会大病一场,那是生活顷刻间的松懈,加上前方的生活方向模糊不清,人就只能病,没有第二条路。电脑上的屏幕闪烁不定,声音从早上开着到下午。无聊至极后,我开始喜欢忙碌的日子,不想闲了。

(传自美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