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榴梿的滋味

恰逢榴梿季节,朋友们纷纷在网上晒榴梿照,那金黄色饱满的果肉,只要咬下一口,尽是浓郁的榴梿香,齿颊留香应该是专属榴梿的成语。没有一种水果可以长得如此凶神恶煞,味道嚣张跋扈。

记得在80年代,榴梿其实没那么多的品种,随着农业的发达,果农们通过接种手法等,才培育出不同品种的榴梿。看过一本榴梿专书,榴梿专家在采访泰国榴梿园时发现,有当地果农甚至让榴梿听音乐,希望借此培育出优质榴梿。如果真的想给榴梿树播音乐,我个人觉得慵慵懒懒的马来民谣比较合适。

最近去马来西亚,当地朋友们都推荐甘榜榴梿,其实就是小时候吃的榴梿。坦白说,味道和口感都不及名种榴梿,但一般人相信甘榜榴梿没打农药,更为健康,味道像童年时代的榴梿,因为有了儿时回忆的加持,所以也能吃得津津有味。在吉隆坡的富都菜市场闲晃,当地马来人开着一辆载满了甘榜榴梿的罗厘,停在市场门口,摆上计重秤,纸皮写上一公斤6马币,不需要招徕,就聚集了一群买菜的家庭主妇,大家一口气买了好几个,我也要了一个来尝尝。久违了的口感和滋味,想不起来但没忘记。味蕾的记忆不容易描写或记起,但舌尖一触碰,就会苏醒过来。

对榴梿味道的选择,也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有所改变。年轻时我们都爱甜,甜味榴梿最容易让人接受,长辈偶尔会嘲笑只选择吃甜味榴梿的食客。现在的我更爱苦甜,甜中带苦,更有层次,韵味无穷,或许也更符合现在的状态,人生不可能一直是甜腻腻的,没有丝丝的苦如何引出甜的绵密呢?或许再过一阵子,我就能和父母辈一样,爱上苦味榴梿那独特的滋味,因为那或许才是人生最动人心魄的真实味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