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愿为 “一点露”

我已经有两年多没联系M了,但不时还会想起她。最近回新,我打电话给她,报上了名字,但她说记不起我是谁。

在“与你同行“社区服务计划下,我曾被委派当关怀她的同行者,她怎么可能忘记我?我提起以前交往的点滴以唤起她的记忆,但她说:“对不起,很多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心里暗觉不妙。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