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陆思良:银行卡的故事

订户

字体大小:

90年代初刚来到此地时比较“土”,有些事情对我来说很新奇,比如,公司帮我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工资每月转到银行账户,取钱不用去银行,而是找提款机,这些让我见识了何谓“先进”。中国那时各单位每月都要“发工资”和“领工资”的,经手的是现钱,好在各人工资数目不大,相关工作不繁重,并且还有难以言喻的点钱算钱的乐趣。有位退休的德高望重的教授住我家附近,我每次都要代劳,拿着装了他工资(附加各类名目“补贴”和“奖金”)的大信封登门拜访他。老先生礼数周到,收钱后总要让我坐一会儿,寒暄几句,还要他的老太太端上一杯茶,我离开时他起身从屋内陪我穿过花园,把我送到大门(他住老式洋房),为我开门,然后目送我走远。我来新加坡后,很惦念他和他的工资的事。好像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亲近接触过这样的“老派人物”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