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辉:损失的不只是他

网传马克思——不, 是马斯克——健康亮了红灯, 有可能从企业首领岗位退下。希望只是暂时,才47岁,不应该出事,更不容许出事,只因地球太需要他了。

地球上当然不只有一个眼光远大的高科技企业家。但马斯克不一样,他的看法不止于远大而更是超越,勇于想象那没法想象的未来蓝图,imagine the unimaginable,不管做到与否,仅是观念已足振奋人心。世界愈来愈沉闷了,荒唐的历史、专制的历史、独断的历史在地球所有角落一再重演,似万劫不复的轮回, 令我们更渴求有超越的戏码去维持生存的意志。像哈拉瑞在极红的《人类简史》里说,智人之所以成为文明的胜利者,关键在于忽然学懂 story-telling,把目光指向疑幻似真的遥远未来,如同把一根胡萝卜缚在车头,让我们流着口水朝前进发,吃不到,亦是好过没有。

其实马斯克把电动车取名Tesla已有经典的想象力。我们都知道Tesla的故事了,有人说过如果有高智慧外星人假扮地球人,特斯拉必是其一。又有人说如果真有超能力的神,特斯拉必然就是。更有人说如果有从穿越时空回到当下的旅行者, 特斯拉必是代表。Tesla的科学贡献与待号象征,早已不限于电力发明。

前阵子美国高官宣布成立太空部队, 马上令人联想到各式电子武器。特斯拉于30年代中已画了关于死光枪的设计草图,他提过建议给政府,但政府没理会,直到跟希特勒打到难分难解,才去往特斯拉,特斯拉却于1943年老死在纽约的小酒店里,一生孤癖,EQ 近零,他把满脑子的天才带离人间,政府能做的只是派几个 FBI 收走了房内所有笔记资料,找其他天才跟进研究,可是无人能解,唯有严格保密数十年。FBI 局长三令五申,这批资料绝对不可以流入敌方手里,否则,我们必败。

特斯拉跟爱迪生之间的“电力大战”已是科普常识了。爱迪生是生意人,特斯拉注定斗是输家,但损失的人, 其实不只是他而更是所有人,因为特斯拉有大志,希望建立无限量的全球电力供应系统,如果他EQ较好,能够一步步说服投资者,甚至忍气吞声跟爱迪生合作一阵子,说不定今天的电费远比现下低廉甚至全免,他的个人志向也不会屡遇挫败。

退一步,海阔天空。就特斯拉个案而言,海和天属于大家而非他个人,60多年之后,特斯拉或仍觉得求仁得仁, 然而我们,其实应该发出一声“何必呢?”的惋惜叹气。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