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成:浪里白条

订户

字体大小:

第一次听到“打白条”这个词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事了。我那时入世未深,还以为在中国农村的亲戚说的是打梁山好汉“浪里白条”张顺的故事,愿闻其详。一听,不是《水浒传》里虚构的精彩,而是现实里真确的凄凉。

原来说的是,农民把辛苦耕耘后的收成,卖给政府当公粮,当地官员没现钱支付,只开欠条,承诺以后有钱再付,这就叫“打白条”。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