嬥淳:调音

订户

字体大小:

当音乐室的大门打开,他听到一道干亮的声音,穿透了黑暗,群弦颤动,像是有几千只薄翅虫同时发出了鸣叫,震落的音节如金粉般随着米白色的隔音墙流淌下来。空气很冷,也很潮湿,他无法细嗅孢子的味道,但他却能听闻这里有某种介于动物与植物之间的的气味,是混杂了松香、鬃毛、铜管油;失去弹性的软木垫,乐器盒里厚重的绒布纤维,纤维里的尘埃,尘埃粒子中,有机生命体在高温中自然而然代谢的沉淀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