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密西西比河

年少时读过探险密西西比河的人物事迹,他们沿着这条贯穿北美的大河,猎取獭皮。沿着河边湿答答的密林越走越远,我仿佛看见那些人的脚踏在泥泞不堪的路上,急切,并喜悦着。因为他们得到的,除了数不尽的皮革驮在马背上外,还有疾病、挨饿和死亡。

去密西西比河这天,半路上遇到了雷暴天气,暴雨使得路都看不清楚,只好在路边停了下来。不一会儿,我们车的前后和对面公路边上,都停满了车辆,一排的紧急灯在闪烁。因为路途遥远,等了半个小时,雨稍微小一点,就又出发了。但没驾多远,大雨又迫着人们停下了车。走走停停的,像在拉锯。但路障不只这样,我们才将车驾出了暴雨范围,却又堵车了。这条密歇根首府麦迪逊去往明尼苏达的途中,车像一窝出来觅食的蚂蚁,多得令人头疼。数个小时的磕磕碰碰后,车终于达到密歇根州的边缘。而对岸,就是明尼苏达。我们在密尼苏达的一处水坝停下了车。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将让我梦碎。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