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宏墨:那夜前尘

30年前我们在尼泊尔结缘,爬了17天的山,臭味相投。下山后,几乎每天,他在前我在后的踏着脚踏车,溜遍了整个加德满都城。那时,他满头乌发,迎风的身影英姿飒爽,后面跟着的我,左顾右盼,对沿路的一切人与物充满新生的好奇。

随后的十几年,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梦幻的旅程。我们披荆斩棘穿过深夜的丛林;我们裸泳于杳无人迹的瀑流间;我们从2000多英尺的山顶用降落伞一一跃下;我们在五级的激流中划着橡胶筏穿过原始森林,扎营卧看几个晚上的流星,听熊叫、防猴袭;我们在云雾缭绕传说有鬼的火山区里,冒着被抓走的惊悚氛围下,边煮茶边装酷的论英雄;我们在五度的蒙古草原住了一个星期,每晚在还没被冻僵前躺在草原上,对着夜空,梦呓般的计划着一次又一次的野性之旅。那时候,谁都不曾想过可能会有无法成行的一天。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