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连梦也贫血

这天的太阳,化成了一丛丛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将我烤得全身“滋滋滋”地冒着烟气。简陋破落的牛车在发烫的泥路上慢拖拖地走着,我和日胜,就坐在牛车上,颠颠簸簸地往富拉尼族(Fulani )聚居的村庄迈进。

这个名字唤做傣米雅谷(Diame Yague)的村庄,是游牧民族临时的聚居地。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