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走山过桥

大自然毫不费力地衬托出周围一切事物的美好,还让身处其中的人,轻松愉悦。

说大自然是最伟大也最神奇的造物者,已是老调重弹,然而,每次靠近它,在它其中,感受如此饱满丰富,充分显现这句话是真理。它,从不令人厌烦。

新加坡的云朵,抬头就可欣赏到它变化之多端。在林子里,它显得绵密悠长如轨道,飘在海港上空,化为各种造型,不经意成为画面的点睛之笔。每一处转角,换了个风景。搞创作的,在它们面前如此卑微不安,哎呀该如何捕捉这样的美妙瞬间?把一刹那化为永恒,有那么容易吗?

新加坡的树木长得真好啊,我们仨从肯特岗公园出发,走向南部山脊,不由感叹。排列开的一组树阵,那种气势非比寻常,热带树木的苍劲线条,不止一次想起了高龄画家林子平的树画。

经过了一株株茁壮的雨树,竟有一株寄身的老虎兰开花了!在树下仰望一枝枝开满的花朵,每枝几十朵,虎纹斑斑,实在漂亮。牵了两只俊朗的大狼狗的一名昂哥停下说,老虎兰得培植等上15年才会开花,花开,可遇不可求。他的家也种老虎兰,花朵盛开时,可硕大如手掌。看资料,也说老虎兰是兰花界里大姐大,全株可重高达一吨,这不就是自然界的神奇?

再微小的野生兰花,在满山的绿意里仍可瞄到。直接从泥里长出的竹叶兰,是寻常的原生兰花,显得清雅,周围铺了火山石。白色的、黄色的、粉红色的,从来大自然界最不偏颇,所有尺寸、色泽与形状的花朵各自存在,各成世界。

如果能够分辨得出树种花种,走山过桥经常停驻观赏,几个小时也走不完南部山脊的。肯特岗公园和园艺园林都有不少精心栽培的花种、树种,也有不同的主题展示,一流连,难上路。

一路上,树种也有变化,直落布兰雅山桥梁上有一段竹林幽道,好像武侠电影的空间场景,随时可拐出小路,欣赏路旁的那一排黑白房,我一直向往的住居模式。砍伐的一截截竹子,成为情侣到此一游、海誓山盟的见证。走上花柏山的窄道,松树与木麻黄为多,高耸入天,进入另一个时空。

没被不速之客如猴子、鸟鸣“骚扰”过,大概时间点不对?

绿林掩映下,兜转桥梁上的远处组屋与高楼大厦,微微带着诗意。白云下、丛林间,从高处眺望货物频密进出,象征经济命脉的海港刹时形象升华了。大自然毫不费力地衬托出周围一切事物的美好,还让身处其中的人,轻松愉悦。

一路走来,陌生人打招呼说说话,很是自然。是星期天,三五成群女佣各带着一支长长的自拍神器上山来了,围坐野餐,叽里呱啦。还在赶工的外劳带上打包的伙食在桥的一隅用餐。遇过在桥梁上打扫落叶的年长工人。一路不少一家大小一起走山过桥,旅居本地的外国人尤多。

原以为中午烈日下,人们躲避走山不及,不想来到亨德申波浪桥,人潮更多。桥上还是有风的。桥梁与风景也是美的,那么,怎么可能没游人?

走了近10公里的南部山脊自然走道,流了一身汗,紧紧拥抱了一回的大自然。还没走完,下个星期天早已计划好要去哪里走。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