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嗨!宝贝!

本周日本传来《樱桃小丸子》作者樱桃子病逝的消息。人在度假途上没有时间多愁善感。直到截稿时间压境,对着电脑,“噼吧啦噼吧啦”(《樱桃小丸子》动画主题曲《大家来跳舞》),手指忙着打开回忆的文件夹。

漫画《樱桃小丸子》80年代开始在少女漫画杂志上连载;90年代推出动画版进一步走入亚洲家庭。港台新闻报道称,它是许多亚洲人的童年回忆。

我的童年没有等到小丸子。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童心未泯的我,在香港HMV光碟架子上看到小丸子光碟,搬了整套回家。从此入江小学3年4组这班小学生和他们的老师、家人就住进我家的光影架上。

作为一部动漫创作,小丸子和多啦A梦、蜡笔小新的不同在于,比多啦A梦现实辛酸,比小新阳光正气。它不卖弄梦想创意,不玩好色冷笑话,只是包容好吃懒做、无理取闹、爱占小便宜、喜新厌旧、粗心大意、有时自恋等等人性中的小毛病。人性中有好有坏,就像人生际遇有时幸运有时衰运。我们不能阻止悲剧发生,但常怀善良乐观能够避免成为悲剧人物。小丸子说:“只要活着一定遇上好事的。”

小丸子的故事以日本静冈县清水市为背景,虽然不是大城市,但同学的家境悬殊,反映不同阶层家庭的快乐与忧愁。

超级富二代的花轮和彦,住在王宫般的豪宅,父母常居外国工作,衣食住行全有管家秀大叔照料。他对同学非常大方,常邀请同班同学到家里玩,还满足小丸子对奢华生活的幻想,准备一座山般的礼物,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他的口头禅“Hey! Baby”(嗨!宝贝!)是作者的神来之笔,做作又搞笑,小丸子听到时会出现“三条线”(尴尬)的表情。

家境富裕,功课满分,外形气质优雅,能说多国语言,放假搭飞机周游列国,看似什么都不缺的花轮,有时会出现寂寞的表情。再多的物质享受也不能填补父母经常不在身边的失落感。

班上最穷困的也许是一家几口挤在破房子的永泽君南(头长得像洋葱)。一年春假家里发生火灾,使永泽一家一夜间失去栖身之所。永泽自此以后对火极度恐惧,性格变得阴沉,对同学说话刻薄。小丸子因为小争执而讨厌永泽。

一次家访,看到永泽一家坚强生活的身影,尤其是永泽背着弟弟太郎一副好哥哥的模样,小丸子发现这个同学也不完全令人讨厌。

而小丸子虽然成天抱怨家里太穷,吃不起鳗鱼饭,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受冷不挨饿,有知心好友小玉陪同上学放学讲八卦;每天都可以向“soulmate(心灵伴侣)”般的友藏爷爷撒娇;向慈蔼的奶奶卖乖;和嘴硬心软的妈妈斗智斗勇;和姐姐上演“打架——和好——打架”戏码;对平凡的父亲没大没小。生活有欢笑有泪水,日子过得充实。

日本漫画工业汰弱留强,创作者无时无刻不面对严酷的市场环境挑战。一部能够让万千粉丝拥趸数十年的作品,当然不可能只是稚气可爱,天真无敌。

有学者分析《樱桃小丸子》深受亚洲观众欢迎的原因,指出这个描绘中下层家庭生活的故事,坚强地应对贫困生活,在平常的生活中寻找乐趣,能够赢得日本以及区域的中下阶层家庭的共鸣,成为大人的精神调剂。

再往深一层探讨,以《樱桃小丸子》为代表的日本漫画能够成为日本文化在多国普及的推手,说明了推广文化无需强打国家实力。只要作品包容人性,歌颂普世价值便能深入人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谐佳境得来全不费工夫。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