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新冠病毒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周雁冰:我们都很幸福

订户
指挥家Barenboim与大提琴家 Jacqueline du Pre,1976年。(摄影:Clive Barda)

字体大小: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丰富、可怖的小宇宙,没有一种艺术能够完整表现这个宇宙的精彩和迷人。

最近接触了不少因病痛、意外面对生离死别的恋人,知道人生任何时候都比电视上刻划的来得“精彩”,也知道它从来不会是一条直线。

如果人生是一条线,至少还有迹可循,万一它连线都不是?万一它是无意识、无规则散落的点滴片段?或者在空中蒸发掉的水气,连痕迹都没留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