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潘正镭:兴学

订户

字体大小:

近来随朋友去他中国南方的故里,其父辈当年筹建的学校,校舍犹在,惟书声不复,杂草代之而丛生,偶见几只猪羊。我祖家海南村子里的学校,命运也如此。

一个阶段的使命也会“毕业”的,毕竟已属上世纪的事了。如今乡下人大都往城里跑,往外省走,往国外闯,小孩能免在乡下陪祖父母留守,算福气的了。不时看纪录片,或是新闻片段,中国好多地方,留守儿童,总令人心悯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