嬥淳:音调

学生们步出校园之后,一切都沉稳安静下来,U字形的教学楼躺在午后蒸散的水汽中像极了一把巨大的音叉,她站在回廊的栏杆旁,静静看学校后山上,蓊郁的热带雨林,雨林深处,不时蹿升的青烟,机械怪手闷闷地吼。

日子像是被人拈过,再拈过的白色棉线。不过是下午两点,在雨林的绿意面前,她已感到十分疲惫,即便是早晨的那杯至今还在脑中躁动着的咖啡,也无法让她从紧凑的课时中苏醒过来。她想起数年前,在另一座岛屿,另一处山旁边的校园,山对面的教学楼围栏,下午两点,山涧里的蛙鸣声此起彼落,甚至狂躁。她从四小时连堂的上午苏醒来,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都留给山涧旁的图书馆,略带霉味的书库,她搬了书,抱着电脑在窗边的座位就坐,蛙鸣声中,字里行间,她在日渐崩坏的世界里敲打着,找到独属于自己的音调。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