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乐:九五二二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仿佛一晃眼,早报已95周岁了,9月6日上午,拿到派送上门的联合早报,那份沉甸甸的三叠厚厚特辑,掂得出是报社同仁们花心思策划、分工、整理、挖掘并撰写出的记忆宝藏。那份历史的厚重感,不仅仅在手上,更多是在心上。


专辑中的跨版专题“报馆旧时旧物”,中间那一大幅编辑部鸟瞰漫画,勾起我1980年初入报社的回忆画面,当年我24岁,刚刚大学毕业,考入亚历山大路的南洋商报,那个年代的编辑部,记者们面对面坐在长桌,主任则在“主席”位子,身为菜鸟新手报人,望向对面埋头工作的同事中,竟然有我钦佩的媒体大咖,如资深报人吴俊刚、刘培芳和谭幼今(尤今),内心激动不已。入社之前,他们的报道和笔功,早已是我的学习榜样。


那个年代记者工作的“家私头”,最重要莫过于稿纸、采访小簿子和录音机。没有手机的年代,意外组采访车里的无线电话,算是最先进的通讯工具,记得奉派外访的记者,必须打长途电话,口述给在报社执勤的记者代为记录和发稿。我见证了报业的合并,从亚历山大到仁定巷,再到大巴窑的进程。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