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星虹:不容史料尽成灰

多年前读到一本介绍本地早期日裔社群的图册《日本人眼里的新加坡(从明治到战前)》(2004),一下子被书中的珍贵史料吸引住了:

明治时代(1868-1912)从新加坡寄往日本家乡的一封挂号信,大正时代(1912-1926)带着三角标志的“新加坡明信片”,还有一组摄于不同年代的旧照片,画面上的新加坡早已不复存在,大草场边矗立着旧法院和欧洲大酒店,郊外林子中的天堂鸟羽毛垂地,夕阳椰影下的丹绒加东海滩空无一人……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