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揭阳的一抹亮色

订户

字体大小:

有好些年,陈雄明和陈敏芝夫妇为了在揭阳创办私营书屋而忙得不可开交,疏于照顾家中的两个女儿。

有一回,夫妇俩忙至深夜归家时,长女把试卷放在桌上,留了字条,要求家长签名。那是一份华文考试的卷子,陈敏芝读完女儿那篇以“家”为题的作文以后,难过像水蛭一样钻进了心里。

在向我复述那篇作文的内容时,她的语调里还曳着无限的歉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