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海娇:家中的 “边缘人”

订户

字体大小:

在家一面烧饭,一面与帮佣畅聊。帮佣说,如果能录下与老板互动的情景,给在家乡的孩子看,该有多好。我逗趣地说,那咱们可得换一件晚礼服才能粉墨登场。两人吃着糕点,天南地北地等沏茶的水煮开一个下午的时光。

原来,帮佣是祖母带大,而母亲则常年在外工作。自小与母亲相隔一方,如今她与丈夫和幼儿,也相隔一方。难怪她描绘家人时,时而喜形于色,时而双眉深锁,三分无奈带七分挂念。以往她是个没有妈妈相伴的孩子;而如今她的孩子,也没有妈妈相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