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煜:野生

不知何时起爸停止染发,去年回福州,忽然见到他白发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有点伤感,七零后的我自觉还没长大,爸却快要成为80后了!自从下了南洋,很少有机会陪爸过生日,今年决定回福州,全家人一起为他庆生,顺便去闽南调研,为年底带国大学生考察做准备。

知道齐在福州,微信与他联络,正巧赶上他们举办的工作坊进行结业展览,大喜:“老师,来给我们开个讲座吧!”生平第一次,在故乡的建筑学院给了个讲座。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