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木子:洋葱红酒

订户

字体大小:

学生小陈主动约我吃饭,说好了星期天晚上,他却带手下去爬山,把师长之约忘得净净干干。他的司机像往常般一贯的好心,私下问我要不要稍加提醒,按我50岁以后的习性,当然是婉拒。如果回到40岁以前的往日,小陈免不了遭我一番训斥。

隔天,小陈一早发来的微信却不是道歉,而是把约会“改签”。我因为周一晚上有三小时的歌词创作课,只能迁就到周二。学生的司机来宿舍接我时夸我每能迁就的好脾气,其实他不知道:我是一座已经爆发了半生的老火山,火虽然老了,山还在。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