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毛尖:魔都一层痂

订户

字体大小:

陆灏办《万象》的时候,经常约作者一起吃饭,我和黄昱宁就是在万象饭局上认识的。那时候,小黄算是最小字辈,虽然我也没比小黄大几岁,不过在万恶的青春期,差三岁几乎就是差一辈,所以那时在饭桌上,小黄一般笑眯眯吃笑眯眯点头,偶尔我怀着过来人的慈祥给她夹块鱼,她会大观园似的回敬我一块肉。

鱼一块肉一块地20年过去。20年,我长长短短地写了20年专栏,小黄却成为越来越长的斜杠青年,她现在的身份是:翻译家∕出版人∕评论家∕讲书人∕小说家。是的,她现在是上海滩最炙手可热的小说作家,刚刚亮相上海书展的《八部半》就是她的第一本小说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